讓淚水在滄桑中開出微笑的花

  請你忘記情哥,莫要等候,別再淚垂。銀燭臺光如月華之慘澹,照亮了心間那一隅之心房,可曾想過空落落的心房依然擱淺在舊日時光,一秋一秋再一秋,哥的時光何以再來?哥的日子早已荒廢在刀背上,因為哥是刀客,只為刀生,也為刀死的冷酷人。
  
  時光不語,歲月不言。宛如流雲的路途裏,手總會不經意地去摸摸刀鞘裏的寒光,涼涼的感覺是無限的滄桑。究竟是對?還是錯。離開你的視線後,我的溫度瞬間變涼,涼如水沁骨,涼若花寒露,涼似雪透枝。離開了你的溫柔,我的世界似乎只有打打殺殺,血雨腥風。彳亍裏,我感覺到了孤獨的冷,冷是北國冰雪。徘徊中,我亦觸摸到了煩躁的熱,熱是岩漿漩渦。凝望,冷冷的冰雪好像忽略了刀客是一個人的樣子,狂卷風流俯衝而下將思念碎成萬千翡翠,奔向萬丈深淵的極限。轉轉,熱是岩漿,能在夜闌人靜時刻,撓起心裏的那一根念你的弦音叮咚不止,泠泠不斷。不知從何時起,心中升起暖暖的思,相思如鳥鳴,深夜在幽暗的眸子裏打轉,轉出回憶裏的悲傷。
  
  能否再愛?如果拾起那一枚愛的楓葉,輕輕念著你的名字,希望你能感覺到耳邊聲音。此刻遠方的你是否也佇立在滿地楓葉裏?指尖研墨幾許,沿著紅色的墨蹟未乾,繪出漫天情思。不用等候月圓之夜,我們各自天涯,在同一輪光影下孤守,卻不能緊緊相偎依。如果影影能相互吸引,我們定能化作飛天雨蝶,乘風而去,相逢之處便是廣寒宮了,讓我們一同棲息在無人的清輝冷殿中。
  
  那些都是幻想,依然酷愛刀,如鳥兒喜愛黎明的曙光,那刀光一閃的快感劈開了天穹的夜色,激蕩出了月亮的驚歎。送走了皎潔之光,迎來了金烏之亮,刀客不再孤單,因為刀客的手裏握著的是冰刃,冰涼的風唯獨眷戀流浪。冷落滋生孤獨,孤單擁抱想念。你的思念,早已化作一枚青葉長久停留在獨枝上,寂寂然一身淒涼。遠方的人,在何方?是山頂的雲,還是湖面裏的風?沒有誰能言語一句,哪怕是日落後的一聲落單鳥鳴。你的心在夢的地方,夢卻在何時圓?心中不禁默念蘇軾的【水調歌頭】:
  
  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.不應有恨、何事長向別時圓?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此事古難全.但願人長久,千裏共蟬娟.
  
  夢唯有在月影下圓。心隱隱作疼,傷口的血已經凝固成了樹皮琥珀,晶瑩成一顆顆紅色瑪瑙。伊人,你的淚何嘗不是我的疼?如若用我念裏的相思作為細線,串聯你我的疼,豈不是最好的項鏈?掛在你的脖頸上唯美了眼眸,也唯美了世界。
  
  伊人妹妹,只能說再見!刀客的世界難以回頭,靜靜的山谷裏臥聽松濤陣陣,沉沉的傷口舒張於清水泠泠,徐徐的困倦在蟲鳴裏深深。寂寞瞬間棲息在刀尖裏,夢裏不乏你的溫柔,你的絲絲碧波髮髻,你的哀怨碧玉的雙眸。刀,也在夢的柔情裏呼嚕,忘記了月光下的突襲者。夢裏此刻才會慶倖無你,才是最為安全!安全的你可曾淚雨漣漣呢?借一段遠去夢境時光流連,哪怕將來某一天用靈魂償還,這個夢境的時光你偎依愛的光環裏,甜蜜在月光的清幽裏,還有晶晶之淚。我知道,你的淚此刻是甜的,而我的夢也是甜的:伊人,你為何放不下那段哀哀情緣呢?你的心有一朵花兒綻放,淡出純白色連花心都是一種素潔。那素潔是愛的方向,不需要問為什麼?愛的專一,愛到夢裏凋零的淚水落墨成殤。將這些情塗抹在天邊,也是一道看不見的風景,那依然是白色依然。我心碎了,刀客本是冷酷,為何此刻涕零?海子曾說:為誰唱離歌,為誰說情話,為誰寫天涯?其實不想得到什麼?只是為了尋得心靈的一片沃土,。是啊,無論我走多遠,無論我心多冷,我卻總忘不了那一片沃土,那一滴淚水開出的花啊!傷了你的心,你依然無悔燦爛依舊。
  

命運就好似這變幻莫測的天空

都說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。我們究竟要怎樣對待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命運?最好是學著跟命運做朋友,尊重她而不輕率,尊重她也不迷信。我們不要老想著做命運的主人,當然也不做命運的奴隸,要的是把握好自我,好好生活,開心過好每一天,去追求自我價值。

在現實生活裏,我們都清楚,命運對誰都是一視同仁的,有時候也反複無常、不可理喻、不講義氣、很不夠朋友,總是給活血管外科醫生てはならない
得好好的人帶來厄運,盡管如此,遭厄運的人還是接受了,而且還要裝得和命運眷顧的人一樣生活得輕松怡然。為什麼呀?因為,活著才有時來運轉的時候。這就是活著。

當命運溫柔可人、善解人意、給你一帆風順時,別忘了時刻告誡自己:我既不是命運的主宰,也非命運的上司,一如既往的好好做命運的朋友,方得生如夏花,死若秋葉。

我們永遠都無法判斷未來生活的一片天空是晴天多還是陰天多。命運也猶如我們呼吸的空氣,雖看不見她,卻感受得到血管外科醫生她的無處不在。這也告訴我們,只有做命運的朋友,接受她,與之牽手一路同行,人生才有有意義。

面對命運,無論好歹,我們無需飄飄然以自得,也無需振聾發聵般的呐喊。我們只有與她成為朋友,才能奏出我們生命的凱歌。真若遇到了命運的不公,姑且視之“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”,坦然去面對。周國平有句話說的是,“追求命運,但不強求,接受命運,但不膽怯”。

這也說明在塵世之中活著時刻保持自己的魅力是必要的,命運來了,不妨握住命運的手和命運握個手,交個朋友,一起走。

人的一生就是汪洋中的一艘船,這船不管海上是風平浪靜還是驚濤駭浪,都在航行中接受命血管外科醫生運的洗禮。洗禮中不受命運的擺布,只做命運的朋友,在人生大海上做好自己的掌舵者,才能搖出獨特的自我,搖出與眾不同的人生。也定能有“長風破浪會有時,直掛雲帆濟滄海”的一天。

定格於你青春的美麗

緣分,說不清,道不明,相遇冥冥之中。

相依,也許是淚水濡睫;相伴,也許是暗香盈袖;

以此文默默染憶一個特別的日子。

寒廊斜照,萬束乳光直逼窗簷,沉悶幾許的你,捲簾鉤處,欲借自然的風和日麗,曬下鬱慮的心情,然,微風撩開冰封許久的陳年,一絲微亮通向記憶的深處。

夢回江南,那裡,那裡,賦予你人生的燦爛,那裡,有你的琴瑟笑語,那裡,有你……

玉簫洞天憐瑞機,一目驚弦鎖小嬌,不問紅顏何袖意,池央水月攬逍遙。有些人與事,莫名奇怪,在尚未發生前,許已在夢裡出現過。黃浦江畔的流韻,東方明珠的婀娜,十裡洋場的霓紅幾次有幸腦海,終於某天,你走進這個夢幻中的蓬萊仙閣。

那天,那角,那個情景,悄然的發生。在一個雪花漫捲的夜晚,南苑寂靜被飄零打破,寒風中,竹林蒼翠清音,瀟瀟天籟婉哦,梅紅喧鬧枝頭。星星怯怯諾諾跟著月亮,躲在重重雲幕後,借著路燈和樓堂窗口射出的銀光,隱約探出腦袋窺見漫舞的銀羽。學習室亮起熄燈的信號,你,匆匆收起所用,肩挎書包,邁出門檻之際,親和的聲音從天邊飄來。你,似乎未聽見,繼續前行,一位高大的身影站在你的眉前。驚異舉目掃去,恰和他的一道亮光衝撞,似曾相識,一時記不起哪裡見過,又吃不准,一時亂了心神,匆忙中窘態卻被緊緊扣住,流落他那弦細軟。那一瞬找到千年的破繭,紅塵眾裡驀然,未語顏粉攝心魂,從此,便記下了那個鏡像,以致天涯橫斷,思念一直定格在那個冬天,從不曾淡去。

長亭吟哦,竹徑踏歌,清溪放舟,花下盟約,灑下點點滴滴溫意。一次次深情凝望,飽含千古的眷憐,無需說出那個字,就那麼一瞬對視,萬縷情絲聚靈犀,從眼角流淌出來。你,終究是明瞭的,只在心裡。煙花三月鬧桃春,不解風情獨自吟,莫怪羅裙沾梨雪,瓊枝玉露點櫻唇。他,尋著你的音塵,交叉路口、操場裡、閱覽室,留下他守望的痕跡。你來與不來,見與不見,他就在那裡懷著希冀,默然等待。沒有怨意嗎?更多的是渴望,渴望苗條的身影姍姍出現其視點。你不是不知他的素錦,只是,只是說不清的根由,有意無意的躲避著,那顆愛的種子早已在彼此的心間發芽。只要你一聲輕微的歎息,他便隨即現身你的眉前。你知道你在他心上,他在你夢裡。

韶華似水,不會因故而擱淺。蝶戀花,花迷蝶,一寸光陰惜如金。相愛相依,總嫌時針走的太快。相離相涯,度日如年,一日不見如隔三秋。你有事返回故土,匆匆行蹤未告知,香樟樹下等待的目光,日復一日,終不見熟悉的形影。過往的美眉,無一填補著他內心的寂寞,墨守信章的儒雅失衡了,忍不住打破曾經的約定,去尋你的音訊。滿懷希望而去,空手落寞而歸。相思殷殷,依舊等在路口,清簫濁音,輕輕安撫那顆火焚的心。一個人的夜漫長,夢回漏更,似乎看到他焦慮的眼神,那響亮的名字蕩擺心裡,枕著小窗私語,讓回憶溫暖孤獨。幾多疼愛,幾多柔撫,幾多親和,恬意心頭。一次次流露心機,輕淡的話語蘊含那款款真情。

似幽怨的女子在吟唱哀豔的戀歌

腹有詩書氣自華。

閒適時,總愛悄悄翻開一本詩詞,尋一寧靜無人處,凝神細品。心沉醉于長短句中,任時光極靜極靜地拂著面頰,流過。好舒適。

讀書,確為人生一大樂事。它是生活中的一股清泉,滋潤乾涸的心靈;它又是陶冶性情的熔爐,造就高雅的品味。讀詩詞,字字巧妙,令人驚歎詩人煉字之神;讀散文,如臨妙境,令人感歎文人生花之筆;讀小說戲劇,曲折跌宕,令人心神俱往,乍悲乍喜,感慨萬千…

手捧書卷,心有餘香。樂而忘憂,樂而忘愁。一卷在手,方耳根清靜。捧著詩書,似與詩人一起領略了空靈、寧靜與和諧,讓人回味雋永。凝神細品,與王維“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”。接著掬一捧清泉,潤潤自己的心田,然後與李白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。賞賞笛聲流過的月光,扯一抹晚霞,圍於脖頸,還要把一朵在雨巷中輕結愁怨的丁香嵌於其中。在每個淒涼的雨夜,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,在微雨的池塘邊靜聽雨打荷葉的聲音。聽聽它的空靈。這實在是不讀書的人難以體會到的享受。古人言“聲之至清者,讀書聲為最”,那麼,人生之至樂者,應以為讀書為最。

午後,泡杯清茶,尋一樹蔭下讀書,斜陽餘暉灑落身前。若輕風徐來便更妙了,自可體會那種“風吹哪頁讀哪頁”的意境。偶爾,葉子調皮地落於書上,亦自當莞爾,夾在書中,任之。常喜伴著黃昏讀《泰戈爾》,那流諸筆端的天籟總能在內心深處留下一方寧靜淡然。

最喜明月之夜,月色入戶,清輝滿堂,或檯燈一盞,或紅燭一支。書頁輕翻,心旌微搖。歎梁祝化身成蝶,喜崔張終成眷屬。羨東坡把酒臨風,暮清照泛舟浩淼。似有高山流水鳴於耳畔,瘦菊幽蘭馨於鼻間。芳草連天,長亭古道。紅有櫻桃,綠有芭蕉。坐擁書城之中。三更之夢書可當枕,書香盈鼻,此樂何極。

手捧書卷,心有餘香,給心靈一瓣書香。紛繁人家千萬之事,有書為伴,實乃人生一大幸事!

湮沒了多少的寂寞和憂傷

多少次,自語,釋懷吧,釋懷吧,為何深陷無能為力之中,緊緊捆綁著,捆綁著那顆羸弱的軀體。明知道,一些事情由不得己,發生的總要發生,該去的,無論多麼不舍,還是留不住。縱然掏了心,傾了情,耗盡了精血,也無濟於事。尋找一千個理由,說服自己淡去,淡去曾經的曾經,來一個全新的開始。可卻還是執拗著,執拗那難忘的一顰一笑,就這樣被牽引著轉轉旋旋,晃晃悠悠於回憶的入口,一副畫面由遠及近,延伸至眼底,奪魂扣目,與你一起,和著塵絮,回到那個泛黃的時窗。

那日,天女散花,穹宇原馳蠟像,天氣,這般的寒徹骨冷,這般的瀟瀟飄零,這般昏天空暗,滿目銀花簇簇。在蒼微處,她,眼含憂慮的,心懷忐忑的,悄然走進了你的眸裡,走進了你的世界,走進了你的生命。你,沉於突如其來的幸福中,嘴角邊雋景 課程翹著微笑,欲掩卻更彰顯,因為你可瞞過天,瞞過地,卻瞞不過自己。她,從遠古的天邊而來,不慕瑤池錦繡繁華,襲一身素披,穿過時光隧道,來到煙塵滾滾的凡間,只為一個輪回的約定。煙熏的紅梅旁,你,一眼便知等了千年的她,不喜,也不驚,就那麼迎向前,釘步,洞穿秋水三千,念像恰似庭院深處秀樓橘燈下埋頭詩經的女子,清靜素雅,墨香勻了鬢角,慧瑩剔透,淡淡憂傷更嫵媚了她的美麗,你在那棵菩提樹下,邂逅了夢寐的她,此後,再也放不下,依依相惜,濡沫平生。

行走紫陌的路人,在紅塵歲月長河中,不斷有人迎面、擦肩和回眸悵望。有些人,仿若長河裡的相向小舟,相逢刹那窅然一笑,就被時光載向天各一方。有些人,好像曇花,生命中一個掠影,在心壁上劃過淺淺的痕,只是記憶中美好的片段。而有些人,一眸驚鴻便成為靈魂的獨一無二。朝朝Maggie Beauty黑店暮暮,歲歲年年,而一生,則是苦苦執著生命的愛憐。於滾滾紅塵之中。在命運的流年和時光裡,以其聰穎的智慧,點燃生命裡藍色之光。那些音容,那些笑貌早已篆刻成章、銘寫在心底的深處,靜靜地思念、悄悄的企盼,美美的回憶。而這沉寂的情感,則是經得起風雨的浣洗、霜雪的席捲、歲月的漂白,最終穿越過了滄桑,開出最美生命之花。

她,在那年六月雪中迷失。許,她的世界,你最懂。為了避免窘態,你特地選了一個最佳時機,送去了你的世界開始下雪那首曲。正如你知她一樣,你的心思,她也明。你的眼神,她讀了千遍萬遍。你的話,她都句句會意,銘記於心。你的一腔炙熱,暖化了她內心徘徊的憂傷。她是個不善訴說的女子,你娓娓不絕的道著,敘著,論著,她一直沉默,不言,也不語,對你的感受,她始終未能從櫻唇滑出,有時在你灼灼眼光下,微微的點頭,你的心上隨即綻開喜悅的花朵,你笑著,微笑著,因為你知道自己已佔據了她整個心,每時,每刻。你看見了眼淚,在她眼眶雋景 課程裡滾淌。你聽見了,夜深人靜時,她一遍又一遍的呼喊著你的名字。你笑了,甜蜜的笑了,把她的照片貼在你的胸腔,伴你仗劍江湖,走南創北,一生時光。

我們也曾不斷地告誡自己要微笑面對一切

雨後淺秋,陽光嬌羞,絲絲涼意漫上了枝脈,在那一縷芳華經年間流轉雀躍,退卻了夏的燥熱,駐足凝眸間已然忘卻了秋的悲寥,在陽光溫柔中肆意地微笑。

總喜歡這樣的景致,沐一抹陽光、品一杯香茗、讀一卷詩詞,在涼風微起的日子裡,閑看詩琳 好唔好庭前、漫隨天外,花開花落、雲卷雲舒,靜觀一季花開、一城落葉,感受一份安寧、一份恬靜。生活,或許正需要這般悠然自得。

置身塵世,工作的忙碌、生活的瑣碎、記憶的淩亂,我們所顧及到的以及無法企及的常常令我們心生煩惱,在匆匆忙忙的行路中忘記了最為簡單原始的微笑。行走陌上,看淡所有的困苦,看輕一切的不公,在歲月長河裡執守一份信念,清淺如初、端坐如蓮。

可我們終究未能說服自己,忙於工作、計算生活、刻畫記憶,將一切鋪排到詩琳 好唔好我們無法掌控的局面,奔波、呼喊、埋怨、不解、委屈,在壓力與不快中仍執著前行。我們有信念,可我們也會累。白露與秋分,不妨于半畝方塘、漫山野菊中怡悅心情,在太陽西沉、月色如水中收穫一份恬淡與歡樂,讓身心遠離塵世喧囂,得以小憩。

當我們步入九月,輕風拂去夏日的狂躁,綴滿枝頭的果實的金黃輝映人們收穫的喜悅,不遠千里只為家人團聚的幸福,我們已沒有理由去拒絕一切歡樂的因素。

露出微笑,分散煩惱,就讓我們在“收穫月”收穫滿滿的幸福歡樂,有生瑪姬美容 暗瘡之年,只訴溫暖!

搖曳在鶯歌燕舞的季節

梅雨芳菲的四月,時光流逝,宛然昨夢。夜半鐘聲,午夜輾轉難以入眠。眼睛生澀elyze價錢得無法睜開,可心中湧動的激情已隨著這個夜晚飄渺飛逝。窗櫺邊隱約能看見有一絲微弱的光亮。原來,心在,夢亦在。

多年的夙願,遙寄在這片沒有靈性的文字裡,呤唱一首夢裡的離歌,卻迎來桃花朵朵開。半生流年,逶迤舊時月色,掬一捧夕陽的光,灑落的卻是一地的傷。不知從哪天起,開始把對文字的這份炙熱封鎖在清明節的哀思裡,一絲一縷撒種在去天堂的路上。理不清的思緒,寫不完的傷感,記憶的屏障裡擱淺著年青時許多的夢想,你知,我亦知。

當靜下心來獨隅一個角落,面對這茫茫滄海時,心底的夢幻又如泡影般地elyze價錢婉約流轉,紛繁育種著許多無法觸摸的無奈。舊跡斑斑的溝壑旁,長滿了鬱鬱蔥蔥的蘭花草,草的葉片上沾滿了一粒粒晶瑩剔透的露珠。微風拂來,蘭花草隨風搖擺,那一粒粒晶瑩的露珠便化作煙霧升上了天空。

四月是悲涼的,指尖的沙漏。天邊的那一抹晚霞已經不再會是緋紅,似水流年,不經意,才發現elyze價錢落日下的心情也填滿了感傷。打開文集,用自己的微涼捂暖受傷的心扉,撐開一紙蒼白,為自己寫下四月每個日子的記憶。恍然若失中才發現夢裡的離歌已隨長髮飛揚。

銘記一起走過的日子

所有的相遇,都是明媚而讓人感動的。記得我曾說過,無論將來,我們是否會緣盡,而每一個遇見的好時光,我都會銘記。

尚記得,那是黃昏夕陽下,你向我走來,熱情地貼近。我從來都害怕接近陌生人,只因害怕時光會讓最初的美好蒙塵,只因我害怕終有一天,大家會抱怨莫若從來不相識,所以我寧願,只是隔著一段距離欣賞彼此的美麗。那個夏日,我從沒想過你會向我走來,也從沒想過,我會被願景你的熱情和溫暖而融化。

一直以來,我安守在自己的天空裡,與三兩知己相守,看風輕,賞雲淡,那種怡然自得,輕輕地滲透在時光裡,讓我覺得滿足與愜意。而你來了,帶著傾城的溫暖,讓我明白,那一刻的我被你感動了。且莫問緣之所終,我只想付出真心,換取不離不棄的真情。

那段時光,我差不多每天都能收到你貼心的問候與叮嚀,或許,我一向是清冷之人,喜歡安靜,喜歡淡淡如水的友誼,從沒想過,我的身邊,亦可以有這麼熾熱的你。你甚至每加一位元好友,都會徵求我的意見。彼一時,我淺笑吟吟,想不明白小小的你,怎麼會這樣懂得噓寒問暖?怎麼會這樣在意我?而我不過是紅塵世俗裡最不起眼的一朵素色花兒罷了。於是,滿滿的感動無法言說。於是,信奉賞心只有三兩枝的我,把你引為知己,把你放在心上,然後輕輕地跟我自己說,從此,在乎的人又多了一位。

相伴同行的時光,我們在清新的晨曦裡互相問候,我們在黃昏下相視一笑,我們一起在傾城的月光下寫字。你為我解答疑難,我盡我所能支持你的夢想。每逢我寫下片言隻語,你便追根問底,送上安慰。你的生辰,我為你挑選心儀的文集。而你在我的文字裡瞭解我的願景生活,我則在你繾綣悱惻的字裡行間,讀懂你真正的情。你曾追問,為何我會看得那麼清楚,甚至懂得你為何糾結?其實你不知,只有用真心去對待一個人,你才會有一雙慧眼,而這雙慧眼,會穿透對方的靈魂。

其實我一直喜歡難得糊塗,其實我從來都不羡慕誰有許多許多的朋友,還是那一句,賞心只有三兩枝。一個人只有一顆心,而這一顆心,可以分成多少份呢?朋友太多,情便越分越薄,到了最後,便只會接受,不懂給予。或許,時光終究涼薄,我不能否認最初的真心和溫暖,只是時光讓我明瞭,溫暖,並不是口頭上的甜言蜜語與噓寒問暖,而是實實在在的關愛與尊重。而真正的友誼,是無論何時何地,都要顧及對方的感受,都要彼此扶持,不離不棄。

一個你,一個我,有過美麗的遇見,也有過自保的冷傷害,我只是你的願景過客,最終也無法融進你的世界。雪小禪說,愛到深處,從來沒有後路,從來如鑽石一樣閃亮純粹乾淨。在我心裡,友誼亦應如此,來不得一絲一毫的虛假。我需要的是如初的純粹乾淨,坦誠相待,一起擔風雨、共患難。而你,終究不能。於是我笑笑,把你珍藏在心底。別怪我狠心,其實你從來不知曉,我曾在你看不見的角落,為你牽腸掛肚。只是,於你而言,那不過是微不足道。

月光又傾城了,而你和我的溫暖過往,被我輕輕鎖在心深處,然後在扉頁,畫上了一朵素白的花兒。你知道麼?這朵花兒名為指尖花,見證著一段美好的遇見。我曾說過,那段時光,我會銘記。

有緣無分的相遇在不對的時間

在物欲橫流,有點權利雞毛就能當權杖的今天,我的事,他煞費苦心,不用求,不用問,他都當成自己的事一樣去辦,不留遺力。人情世故,他會手把手的去教,怎麼說,怎麼做……感動何止萬千!那日,我在胎盤素注射場目睹了無上威嚴的他為了我,對他的下屬低聲下氣,笑臉逢迎,我的心立即洶湧澎湃起來,之後,一陣潰不成軍的難受向我襲來。虧欠,虧欠,還是虧欠,像臘月的雪片一樣,紛紛揚揚落在良心上越積越厚,越級越深,壓得我喘不過氣來,連看他的勇氣瞬間都土崩瓦解了。

相欠,相牽,日後牽念便成了每日的必修課晚自習,每當夜色上浮,它便跟著窗外那凝重的露氣一同升起,經過一夜的反復雕琢,在第二天清晨陽光的照耀下,慢慢蒸發得無影無蹤!

有時候,我覺得我們很近很近,努力、拼搏、進取,我們不願意被動地被生活計畫,我們不甘願不反抗就乖乖地接受命運的安排,在心靈上,在無形的精神層面,我們僅隔咫尺,我相信,只要一伸手,我們能量水便能感觸到彼此的溫暖。

有時候,我覺得我們之間很遠很遠,家庭、地位、年齡,哪一項都足以差上十萬八千里的萬水千山。

不是不解他眼神中的情意,不是不懂他言語中的喜歡,不是不曾心動,不是不曾神傷,只是情深緣淺,情深緣淺,我不止一次地許願,讓我的出生再早上十年,也許你就不會和別人十指相牽,我不止一次的企盼,讓你的出生在晚上二十年,那時,我肯定不會和別人風雨並肩……可惜,悲傷逆流成河也無法改變:時光不能再倒流,輪回不能再逆轉,一切都是荒誕不經的笑談!

也許,他就是我在生活、工作穩定之後,遇到的讓我在生活中獨自咀嚼悲傷和疼痛滋味的一個人。生活依然要繼續,疼痛也依然會伴隨,我僅能把這份難以名狀似有似無的愛,深深地埋在心底,作為一個人的能量水情感,僅僅是屬於一個人,化為文字悄悄的祭奠!我僅能捧起晶瑩的過往,和著滾燙的淚,把他打磨成一朵剔透銷魂的無望花,放在高高淩起,任何時間,任何地點都不去碰觸的記憶懸崖邊,讓她悠悠地開,悠悠地敗,讓她悠悠地風乾!

懸崖邊,無望花開!

歸與不歸都在路上

車窗外是38度的高溫,車窗內是38度的熱情,停在最後一站的路口,送著“富麗山村”攝影賽的餘風,掏出隨行簿,為紀念這些拍照的日子邂逅的風景,記下最後的一筆。

初定的目的地多在山鄉路,我不太熟悉,出行常常問老鄉,路走得Dream beauty pro脫毛順暢了,也因此承載了一路鄉親熱情,一路淳樸民風。

某日途徑金球村,向一位大伯問路,忽然天降暴雨,與我萍水相逢的大伯竟毫不猶豫地將雨衣披到我身上,硬是一路小跑將我送到車裡,我拉他上車避雨,他抹掉臉上的雨水,抖了抖雨衣,靦腆地推說:“不用了不用了,那個地方你知道往哪裡去了吧?開車注意安全啊!”說著又給我比劃了一遍,還未來得及問他貴姓,他已向田裡跑去。

離開的路上,雨刷器最大速度地在運行,心裡惦記的是這個不知名的大伯,想起的,是那個在百忙中給我指路的橫溪村阿姨,是那個在烈日裡給我帶路的朱灣村叔叔,真誠地感謝並祝福你們,你們是路上最美的風景。

基本結束行程的那晚,母親說,你尋風景尋得可以用一句話概括,就是“尋尋覓覓,淒淒慘慘戚戚”。我疑惑地去一瞧,猛然發覺運動褲被勾破了,襪子的襪底有一個洞,球鞋的鞋底膠磨掉了許多,三腳架磕壞了一隻腳,手臂上被蟲子叮咬得腫了塊塊包,劃出了Dream beauty pro脫毛許多道道,皮膚也被曬得過敏了好多天。

這樣的尋覓真的不算什麼。拍同樣的風景,有的攝影發燒友專門跑了幾十趟,有的開車去深山時半路車壞了,就背著幾十斤的設備徒步進山,還有的拍到夜半三更出不來,索性睡在了山彎裡。

我很慚愧不夠努力不夠付出,但感到開心的是,在有限的時間裡自己去走過山路,爬過陡坡,晴天跟烈日打過照面,雨天跟泥水嘮過家常,短短幾日,一直都是邂逅著風景,在路上。
夜裡歸去,晚風拂面,想想連日來邂逅的風景,摸摸口袋裡的Dream beauty pro脫毛記憶體卡,竟一點也不覺著累。

風景定格在取景器的瞬間,便已刻在了腦海裡,不管出來的照片如何,都記錄著拍攝當時的心境。因此,我是不大捨得刪照片的,好壞照片可對比,也權當進步的階梯。

夜裡歸路很長,思緒歸路卻很短,想來愛好是一條不歸路,學習是一條不歸路,前進也是一條不歸路。

至此,十八天,二十一個行政村,驅車約898裡,徒步約206公里——這是一段攝影愛好者的行程,也是一段攝影初學者的熱誠。合上隨行簿,我想,在今後的道路上,行程會變,熱誠卻不會變,我願帶著這份熱誠,在不斷問路中尋路,在不斷尋路中邂逅風景。